阎笙月

[岩魈]蚀骨(下)

 更了更了,眼睛快瞎掉了……

非典型ABO,OOC了,雷的绕道。  

本来这章有详细解说标记的……但是想了想审核不会让过而且又很OOC,就减掉了…如果有想看详细版的评论跟我讲,明天放外链…用餐愉快!

─────────────────────

      黑暗中,被魈握在手里的耳机不断发出传讯声,却无人接听。

        ——大堂,钟离带着小队进到城堡。

        “都解决了吗?”钟离一边反复拨打魈的传讯短号,一边问旁边的金发女Alpha。

         “嗯,有我在,不能解决才难不是?怎么?老婆不见了?刚才开始就一直打电话。”还是那双眯起的漂亮蓝瞳,哈达娜嘴边挂上了一丝不知名的微笑。

           “魈不见了,昨晚就开始失联,我怀疑有人截了我们的通讯。我去找找,你帮忙将这群脏东西送进审议厅,麻烦了哈达娜。”

          钟离打开手机里的追踪系统离开了,并没有看到哈达娜在他离开之后也拿出了手机,但她打开的是监控。

         整个屏幕漆黑一片,只模模糊糊拍到了城堡走廊上地毯的颜色,画面还是裂开的。

        哈达娜扫兴地“啧”了一声,抬手勾一缕金色发丝用尾巴在脸庞扫,似乎在想着什么东西。

        不好玩儿……

         走廊上,0327门前的钟离大人正在思索怎样才能不用暴力打开眼前这所该死的指纹锁门。

         “喵~”一只白猫经过,钟离盯着它摸了摸下巴。

         “嘀——”猫爪子与门锁上的指纹凹槽接触,门开了。

        没等钟离反应过来,那白猫挣扎着跳走了,钟离抿着唇用手帕将手上的抓痕渗出来的血珠擦干净。

        推门进去,茉莉花味的信息素扑了一脸,是和自己百分百契合度的Omega。

         本能让他停在了门口,不能动,脑袋一片空白,Alpha那野兽般的冲动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理智又让他握紧了拳头,指甲扎得掌心生疼,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看清里头床上躺着的人。

         墨绿色的头发因为没干的汗有几缕粘在了脸上,眼睛紧闭睡得很沉,眉头却是皱着的,也不知是做了什么噩梦。身上的西服外套一只袖子还穿在手上,其余的部分都乱糟糟地和被子一起滑到了床沿,衬衫扣子开了几个露出里面洁白的胸膛,手攥着床单,怀里还抱着枕头,蜷得像只受伤的小猫。

        他的信息素也收不住了,檀木的冷香和茉莉的清香渐渐融合,这种变化对于发情期的Omega来说敏感至极,好不容易睡死过去的魈被扰醒,热潮一波一波的重新涌来,脸又变得红扑扑的了。

         魈半睁开眼,天旋地转,朦胧中看见有只手朝自己伸过来。

         “呃……”声音已经哑了,他想挥开那只手,却发现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别……别碰我…滚!…哈……”

         那只手顿了顿,而后转了个方向绕到魈后背去,将他扶了起来。

          “别逞强。”

          魈的脊背瞬间僵住了,抬起头来,一双带着水汽的金眸对上钟离,脸上的火一路烧到了脖子根。

          瞒不住了……

          “请离我远一些,脏。”魈垂下眸子,往后缩了缩,脱离出这个近似拥抱的姿势。

          “不脏。”钟离撩开魈脸上的乱发,安慰地揉了揉他的发顶。

         “可是……按照规定,您应该革除我的职位,我们,没有关系了。”

         “就因为你是Omega?”钟离被魈的某句话触了怒气,但低头看那人一副做错事的委屈模样又觉得好笑,一腔怒气像打在了棉花上。

         “Alpha是人,Omega也是人,难道你在堪尔得战役中保护的几万军民是假的吗?你不比任何人差,我一直知道你能胜任上校这个位置。”

         魈眼里渐渐泛起光来,而后他被纳入了怀里,钟离不断释放信息素来安抚他躁动的身体,两颗心脏受到对方的感应纷纷在各自的胸膛用力鼓动。

         “好些了吗?”

          “嗯。”虽然没有这么晕了,但温度还是烫的吓人,魈有些不适地动了动,钟离的呼吸也跟着沉了几分。

        “别动了……”会出事。

         “你这样出去不行,有带抑制剂吗?”话音一落下,钟离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个什么蠢问题 ,要是带了还用得着他吗?

         魈摇了摇头。

         意料之中……

       “你介意我给你下个标记吗?只是临时的。”

        魈没有回答,他已经疲惫至极了,堪堪听见前半句。他无法再控制这蚀骨的情动,抬手搂着钟离的脖子一点点攀上去,最后停留在钟离颈间张嘴咬了一口,离开时还有意无意地用舌头舔了舔。

        无言的邀请……

         只听钟离“嘶”了一声,将魈扑在床上,看见那双迷离的金眸,他彻底败了。

         这傻瓜应该还没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吧。

          “再勾我就不只是临时这么简单了。”他俯下身去,一口咬破魈的腺体。

          魈吃疼,惊呼了一声,源源不断的Alpha信息素从腺体流入,压制了身体里躁动的欲念。

        泪珠从眼角滑落,他终于将心底里埋得最深的秘密说出。

         “大人…谢谢你,谢谢你带我又看到了人间,我很喜欢你。”

         少年的嘴角微扬,眼睛里像撒了星星,看得钟离呼吸停滞,无可救药地陷了进去。

           “嗯,我知道。”

            好像一直知道……

[岩魈]蚀骨(上)

 不典型ABO依旧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OOC预警,雷的请绕道  。

短小,明天 大概 会写完。

─────────────────────

       入夜,皎洁的月亮被墨色的云彩淹没,本来照在斯德桑城堡上的月光被抹得一干二净,远处深林的鸟在叫。

       一个注定不太平的夜晚拉开了帷幕。

        “喂喂,钟离大人已将城堡内的所有据点清除,请魈上校尽快赶往大堂接应。”

         蓝牙耳机内传来机械的女声。

         “ 收到。”

           魈摘下耳机放进裤兜,又理了理西装,将沾了血的衬衫角塞进裤里。

          穿过富丽堂皇的走道,一扇用翡翠宝石镶嵌的金门在尽头,再进大门旁的两名戴面具的仆侍打开了大门,伸手对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踏入大堂内,魈还是不住的皱了眉头,鱼龙混杂的信息素扑面而来,一群衣冠楚楚的Alpha相互恭维着,这其中就有不少要清除的垃圾。看见魈走进来,他们纷纷注目于此。

         “魈上校。”有人认出了他。

          魈点头回礼。

          “他是魈?!那个在堪尔德战争中拿了头功的上校?不是,Omega不是不能入军队吗?”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当然不能,魈上校是Beta……你怎么一脸失望?我可告诉你别乱来啊,我不想在床上给你收尸。”

          议论的声音不大,在不远处的魈却听得一清二楚。算了……他不想和将死之人多废口舌。

          魈径直走向一个身影,融入人群后,大堂再次恢复之前的喧闹。

         不断有人来敬酒,魈一一拒了,回过头时那个身影已不知所踪。

         他悄悄从兜里掏出耳机戴上,却被一个金发蓝瞳的女Alpha握住了手腕。他侧头盯住那双微微眯起,略带着玩味的蓝瞳,微微松手将耳机滑进了衣袖。

         女Alpha的视线从魈的衣袖一路滑到脸上,偏头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魈绷紧的脊背略松了些,可他没见过这人,心上还是悄悄留了个心眼。

       “哈达娜,我的名字。不知上校能否赏个脸喝一杯?”哈达娜将手中盛着红色液体的酒杯递了过去。

       感觉到口袋被放进了什么东西,魈挣开手腕,绅士地接过酒杯:“当然可以,我的女士。”

       一饮而尽。

       “不好意思,我能失陪一下吗?”喉咙里卡着东西始终是不好受。

        “当然没问题。”

        踏出大堂,魈直奔洗手间,将喉咙里的烈酒尽数吐了出来。抬头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很糟糕,额头上渗着薄汗,眼尾红红的,连眼眶里也有打着转的生理泪水。

      魈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拿出那个哈达娜塞在口袋里的东西,是一张纸条,里头写着一个房间号——0327。

       他闭上眼深呼吸了一轮,将纸条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

       “嘀嘀嘀!”袖子里传来一阵警讯声,魈将蓝牙耳机拿出来戴上。

         “喂!紧急状况!钟离大人的小队被埋伏了!死亡2人,重伤4人,请魈上校立即前往0327放进行掩护撤退!”

        0327?怎么可能!据点明明都已经清除了!死亡又是怎么回事?大人带的小队怎么可能被埋伏!

         心上像缺了一块,也分不清是惶恐还是什么,魈的腿一下就软了。顾不得太多,他提起力气冲出洗手间,往那个房间跑去。

        ——0329……0328……0327!

        他喘着气握住房门把手,调整了一下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空无一人……

         魈反应过来,迅速转头想要离开,但为时已晚,有人比他快一步把门带上,并下了锁。

         房间陷入一片漆黑。魈后退几步,后背抵上了门。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他开始浑身发热,温度从四肢渐渐游窜到脸上让脸染上了薄红,之后又直达头顶,视线、意识 全都糊成了一片,无力感让基本的平衡都无法掌控,魈只好扶着门滑坐在地上。

        “哼嗯……”腺体传来一阵酸胀酥麻的感觉,他抬手摸上脖颈处,烫的吓人。信息素已经收不住了,房间一下就满是茉莉花香。

        是那杯酒……混蛋!自己怎么这么蠢…

        魈吐着热气扯开领带,余光中瞥见了墙角那点闪着的红光,很诡异,他想起了从前那个幽暗潮湿的紧闭屋。

         窗外的远处时不时传来几声沉闷的枪声,魈抖着腿撑起来将墙角的迷你摄像头摘掉,顺着门下面的缝隙扔了出去。

         不能拖后腿了。

          他又环顾了一周,确认没有其他的隐藏小东西后倒在床上,将自己蜷了起来。

           是的,他是个Omega,这种麻烦的体质连他自己都不太想让人知道,连加入军队也得伪装。这里也并没有丝毫歧视的意思,他只是讨厌那些人知道他的体质后露出的那种惋惜又下流的眼神,特别是那个女人。

         好像原本他不会是Omega的,是分化的时候,长期的劳累、饥饿和毒打将快要分化定型的Alpha体质生生打成Omega。所以他的发情期没准过,可能一个周期两次,可能两个周期都不会有,且期间比正常Omega更难耐,更痛苦。刚刚的一点情药就诱发了发情期。

          好难受……太疼了……魈紧抓住身下的被子,但还是无法减缓身体发出的双重欲望。

           蚀骨的欲望!

           他蜷得更紧了,喘着粗气抖得更厉害。

           不知过了多久,天边有道光劈开了暗夜,整座城堡陷入一片混乱,人声、枪声不绝于耳,魈听着这些,昏睡了过去。

       


             

             

         


[岩魈]无题

魈魈子的生贺文。(我来交作业了@南竹葵 )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非原设定…一发完…2000+字

第一次写岩魈,真就ooc了,受不了绕道吧。

————————————————————————————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春风惹人,是它携着花香辗转于胡同小巷,穿过一道不知名的小道,将人带进那家被时间遗忘的古董店。

        钟离犹有兴趣地推开店门,发出清脆的铜铃声,一股特有的檀木冷香扑面而来。他的动静扰醒了趴在门口角落的白猫,白猫懒懒地伸了个懒腰就跳走了。

        没人吗?

        钟离又往里走了走,掀开垂着的珠帘,才发现里头又是另一方天地。两边都排满了檀木架,上面都是平时鲜少听闻的古玩,但到底是中央的这个大玻璃柜台惹眼,钟离并没有多关注那些檀木架,况且这个玻璃柜台上还趴着疑似这家店的老板的…小…小朋友?

        这个柜台不算高,当然这是对钟离这种有九尺身的人来说。这位睡着的小朋友是坐着高脚圆凳才能舒服地将胳膊以上的身体舒服地托给桌面,两只脚悬空在凳脚旁,时不时还晃动几下,真就…十分可爱…

        钟离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慢慢靠近柜台。小朋友似乎睡得很熟,脊背均匀地起伏着,伏在臂弯里的脸蛋被挤出一团软肉,上面还染着红晕。鬼迷心窍,钟离的手不自觉地伸了过去。

        就戳一下下…

         “欢迎光临。”

          “!!!!”钟离冷不防被这一声吓了一跳,手指都心虚地转了个向点在了桌面上。只见趴着的人头都不动一下,手从另一只底下抽出,在桌上摸索,期间不小心蹭到了钟离还留在桌上的手指。

        钟离呆了呆,愣愣收回手。

        他的体温…是冷的?

         短短时间,众多思绪涌进钟离脑里,直到有人因摸不到东西而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他终于反应过来手边躺着的金边眼镜,拎起递了过去。

        “是这个吗?”沉稳的声音,重重地砸在了魈心上,呼吸都停滞了半拍,他悄悄咽了口唾沫,僵硬地把头抬起。

        多少年了?多少个日夜?都已经数不清了,有只是对月彻骨冷,盼着,等着,什么也做不了。但当那个身影再次真实地投映在瞳中时,心上的枷锁就有了钥匙,里头的酸楚都一点点地泻了出来。

      魈的眼眶一下子就染红了,眼珠像被洗过,反着水光,而后又将头埋进了臂弯。

       钟离:???他长得有这么一言难尽吗?都把人家吓哭了?

        “小…老板,没事吧?”纤长的手指轻敲了一下桌子,钟离低下头,一边保持着绅士的距离,一边细听着是不是真把人吓哭了。

       魈又猛地抬起头,头顶的发丝擦着钟离的下巴而过,这位仙人身上特有的香气扑了一脸,扫得人发痒。

       钟离直起腰,看着魈拿起眼镜戴上,从高脚圆凳上跳下,仰头盯着钟离看了好久,久到钟离都不好意思地别开脸,看向了窗台上正在舔毛的白猫。

        尴尬的气氛在魈收住目光后停止了蔓延的趋势,他从柜台里的抽屉拿出一本尘封的记事簿,往封面上轻轻一吹,那本子便变得如新的一般。

        熟练地翻开其中一页,魈将本子转向钟离那一面,努力控住自己的声音不发抖:“可否麻烦您在这一页上按个手印?”

         “为何?”

         “拜托了,这对我很重要。”

          钟离看着那双满含期待的双眼,眉却蹙了起来,但最终还是将手按了上去。那纸张像长了针,钟离与纸张接触时手指被扎得刺痛,眉头皱得更紧了。

        有血从手指中流出,渐渐地浸染了纸张,而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刹那,一滴连魈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泪从眼眶中流出,顺着脸颊溅在了桌上。有只手抚上了他的脸侧,轻柔地将他的泪痕擦掉,可那人开口却是冷冷的。

        “你在为谁哭泣?”

          他愣了,一时理解不来这句话的含义。

           “大人…”

           明明都已经习惯了,可为什么从魈嘴里唤出来如此刺耳?钟离只觉得心里有根针刺一样,胸口都是麻的,但很快,他又扯了扯嘴角,伸出手指在魈的鼻子上点了点,嬉笑道:“这么紧张干嘛?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现在什么也记不起来了,以前做梦倒是梦见过一些场景,不过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你,我的小仙人。”

        魈一下红了半边脸,慌忙转过头去。其实钟离能梦见以前的记忆不单单是因为自身的原因,也有魈的一份私心。他在很久以前就感受到了钟离在这个世界的降生,但千年以来魈在各个世界不断的找寻已经将他的灵魂折磨得虚弱不堪,只能困守于一处,等待,等待…

        所以后来他用自己最后的一点仙力,给转生而来的钟离造了几个梦。

       “您…愿意记起来吗?”魈从柜台里走出来。

        “只要小仙人想,我便愿意。”

        “请不要如此称呼我,我有名字,叫魈。”

         钟离看着从自己身旁走过的魈,眼底忽明忽暗,分不清是何表情。

         “我知道的,但我喜欢…”魈跟跄了一下,“这么称呼您。”

         魈深吸了一口气,想压制住心脏不要跳的太厉害。

         万生书的确认不会有错吧,怎么就性情大变了呢,从前的岩王帝君一去不复返了吗?

         “小仙人,想什么呢?”一只手扯住了魈的衣角,生生停住了他的脚步。魈抬头一看,原来是刚才出了伸没注意前方,差半步就要撞在了眼前这个高大的檀木架上。

        “多谢。”

         钟离挑了挑眉:“不必。”

         魈看了看檀木架上让人看不懂的文字,踮起脚伸手去够那个比他高几个头的格子,上面放着一个长长的木盒。

        够了好几下都够不到,魈有些恼了,特别是身后那个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看得他在恼的基础上又加了羞字。

        谁放这么高的!!

         正当他想起柜台那张高脚凳准备去拿时,一个阴影罩了过来,那微弱的岩元素轻轻地将他包裹住,一只手臂擦着他的头顶而过,大手将那木盒拖出。

         时间像静止了一样,一切都静得可怕,魈下意识回头,撞入了钟离怀里。

         钟离也不介意,另一只手无意中护住了魈的脑袋,以防木盒的另一头因重力而不受控制地扫过来。

         “这是什么?这么重。”

          魈没有回答,从钟离手中接过木盒打开。里面躺着两把长枪,一把通体墨绿,一把色如琥珀。两把长枪首尾相对,如同合葬的夫妻。

         “不知您是否愿意留在我身边,我可以让您的记忆恢复…”

         “又用你那快支透的灵魂去做吗!万生书,异世门,你到底做了多少伤害自己的事?你和我明明在那场战役中没有了任何关系,你又何必做这些?”

        钟离冷冷地打断魈,那熟悉又强大的岩元素铺天盖地地朝魈压过来,压得他只能单膝下跪来减缓灵魂深处的剧痛。

         怎么会?魈不敢抬头看那双满是愤怒的眼睛,但迅速环顾了一下四周,心里便清明了起来。

         那只白猫不见了,从魈灵魂中割裂出来用作容器的白猫不见了…

          他垂下眸,沉沉道:“如果一个人连光都没有了,那他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吗。我为何做这些,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连大人都不要我了,那我也没必要存在了。”

        心脏又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针扎一样的疼,钟离看着那个削瘦的脊背,眸底一时阴暗一时泛光。他分不清了,这是什么感觉…

          心疼,除了心疼,没有了别的。

          他矮下身去,伸手将那身影捞进怀里,搂着。魈不明所以,本能地挣扎了一下,换来的只有钟离更用力的紧抱。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哦……”

          那天春日很好,虽迟了些,但他们终究还是重遇了自己的光。

[薛晓]旄丘(又称:千年老狐敢压龙)

看完小小猫的可爱兔太太的《移枝换命君来尝》有的脑洞,身份互换后会发生什么呢?(一发完4k+)

狐狸洋×金龙星

没有文笔,自力更生,写来自爽。

没办法,审核不让过 

本来想除夕发的,但是没写完,老师过年都不放过_(´ཀ`」 ∠)__